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第八个嫌疑人》深度解读:虽然电影有点不扣题,但这句台词很妙

时间:09-15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02

《第八个嫌疑人》深度解读:虽然电影有点不扣题,但这句台词很妙

文/叶秋臣在看过《第八个嫌疑人》之后,我很快就写完了这篇影评。全文将从尽量客观的角度去分析该片的优点与缺点,并谈一些叶秋臣在观影过程中的观点和感悟。以下涉及大量剧透,介意者请慎入。1.关于故事《第八个嫌疑人》根据真实案件改编而成。1995年在广东清源市,辉煌建筑有限公司的老板陈信文(大鹏饰演)由于账上的现金流紧张且希望尽快筹出建造归龙大桥项目的资金,于是铤而走险伙同6人抢走了一辆装有1500万现金的运钞车。这7人的团队成员分别为陈信文、陈欣年、何永申、何伟、万兆全、袁长永和林东海。其中,陈欣年是陈信文的堂弟,也是辉煌公司的副总。何永申、何伟、万兆全是所抢银行的职员。袁长永和林东海则为临时加入的亡命之徒,他们两人在此案之前就已经开枪干过一票抢银行的小案件。除了陈家兄弟之外,其余5人负责把钱运到指定位置后跑路,可警察还是通过蛛丝马迹找到了他们的藏身点广东桐州,并成功进行抓捕。当时,负责查案的警察是王守月(林家栋饰演)与何蓝(张颂文饰演)。在抓捕过程中,何蓝牺牲。提前收到风声的陈家兄弟逃了出去,并隐姓埋名躲藏了21年。王守月一直不肯放弃,偶然间在电视新闻中瞥见了陈信文的面孔,从广东清源追查到云南瑞龙,发现陈信文一直以莫志强这个名字提心吊胆地生活着,开了一家瓷砖店并娶了老婆,还生了一个7岁的女儿。原来当年为了避风头,陈家兄弟俩逃去了缅国挖翡翠。期间,陈信文为了能顺利回国,用石头干掉了真正的莫志强,并抢走了他的证件。95年犯案后,98年才找到机会去了云南。此后,陈家兄弟一直共用莫志强的身份,直到被抓落网。2.关于优点该片是根据90年代真实案例改编而成,你会发现大多数的高质量悬疑作品都以此为背景来拍,就是因为当时的科技手段有限,破案全靠脑子才行。《第八个嫌疑人》的年代感塑造还算不错,道具之类的也很讲究,画面稍微偏暗但符合故事调性。因为故事中陈信文和柯蓝工作在广东,于是大鹏和张颂文几乎挑战了全程粤语台词。为了能够伪装成身材偏瘦的莫志强,并同时呈现95年时大腹便便的陈老板,大鹏经历了大幅度的增重和减重过程,视觉上的确产生了极强的差异感,你会猛然间觉得“大鹏都有点不像大鹏了”。情节立意上,有三个关键词值得拿出来分析。车、路、牢。最初,陈欣年为了几百块钱抢劫了出租车司机。后来,陈信文以此为恶念源头计划抢银行事件。陈家兄弟俩,都觉得当年的出租车事件是一个关键转折点,若没有此事也许人生将大不相同。陈欣年说,从抢出租车开始,自己就不再自由了。躲藏的这么多年来虽然没坐过牢,但这间屋子和“牢”却没有分别。当年虽然只是为了几百块钱,但陈欣年知道是这件事激发了陈信文更大的恶念。所以,陈欣年才会说是他带陈信文走上了这条路。陈信文也曾说过,没有之前的路,又怎会走现在的路。这里他俩说的“路”,就是恶念从想法走到现实的路吧。于是那辆载着恶念的“车”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开在“路”上,他们被锁在自己造好的“牢”笼里,无法再回头了。在隐藏多年但仍然被警察发现后,陈信文曾想亲手结果了这个堂弟再逃跑。通过两人的对话就能看出,陈欣年是甘心被干掉的,因为他感觉那是解脱。在挖翡翠的时候,他也觉得S是解脱。但陈信文与堂弟完全不同,他更喜欢赌。赌一个高风险事件可以获得高收益,就连他逃跑也是选了去山上挖翡翠。陈信文曾提到的“赌石”,恰好对应了他“赌博”的人生,这个台词与人生对应的设计很妙。可最终却只能是一场游戏一场梦,因此片方选了这首歌做片尾曲。3.关于演员全片中董成鹏的演技最佳,他的确是在认真演电影的。很多场戏都是爆发力足够,而且情感处理也非常细腻。好多人都喜欢叫他“大鹏”,叶秋臣过去也习惯如此,但此后我更希望大家能记住他的全名,董成鹏。在人物塑造上,董成鹏的演技有相当大的发挥空间,并且所选角色的多样性也很强。演文爷的时候足够嚣张和大胆,演老莫的时候足够谨慎和小心。层次感不错。孙阳真是和缅国杠上了,刚去《孤注一掷》里搞了诈骗,现在又被安排去那里挖翡翠。虽然大鹏和张颂文讲的也都是粤语,但与出生在中国香港的孙阳相比,语音语调还是能听出不同,孙阳说得明显更自然。张颂文演了警察,《狂飙》里他是和警察对着干,转换身份后角色比较脸谱化,只有临S前那场退子弹匣的戏才稍微有些细节和心理的表达。这次的角色在枪法上真的技巧太差,他连续向万兆全开了好几枪,估计是想抓活的,但却被对方甩出来的子弹命中了要害。安排柯蓝这个人物牺牲,大概是为了凸显抓捕过程的困难,以及为王守月多年追查真相做了一个铺垫。实话实说,林家栋的演技肯定没问题,基础分就相当高。但王守月这个角色没给他的演技太多发挥的空间,除了稍稍展示破案技巧外,标签就剩下一个“坚持”。但这份坚持似乎没什么立脚点,即便是为了队友才如此,也应把这份兄弟情感砸实才对。所以很可惜,从影片呈现的效果看来,就是为了破案而破案,情感程度明显不够。像电视剧《漫长的季节》里与马队相关的设定和情节,就是恰到好处的铺垫。话说这次林家栋有些造型还真的很像马队。另外有一点,就是林家栋在港片里惯常去演有心机谋略的反派,脸很有绑匪的味道。这次在《第八个嫌疑人》中,我总怕他是变节的那个。然而,并无任何反转。4.关于遗憾总体而言,电影讲述的故事不太具有吸引力,节奏真的太平了。台词偶尔有对不上口型的情况,群演们特别不专业,虽然一直被叫背景板,但群演的表现有时候也可以给作品增光添色的。陈信文团伙抢了运钞车,外面发生了枪战。等匪徒都跑了之后,几个群演从大门慢悠悠走出来,肢体动作过于冷静了,跟看人吵架的热闹时状态差不多。另外那些跟班警察演得也是真差,对老头子动手动脚之前的几句台词在情绪上蹩脚得很。相比之下,匪帮的综合表现就厉害多了。电影片名叫《第八个嫌疑人》,做法有点标题党,大部分时间的叙事都不扣题。大概是为了呈现警匪之间你追我赶的状态,所以作品中第八个嫌疑人的意思,是想让警察去证明并确认,面前这个拥有假身份的人与多年前那个主犯为同一人。毕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光凭样貌相似这一点是不行的,且当年犯案时陈信文涉案的物理证据不够。所以陈信文才坚定否认自己是罪犯,并对王守月说除非有第八个嫌疑人就叫莫志强,否则他不承认参与过。这已经是影片非常靠后的内容了,就像考生感觉命题作文写飞了,结尾只能强行来了一下扣题。而且,《第八个嫌疑人》本身是带有悬疑性质的名字,很容易令观众联想到悬疑破案题材,可除了要猜开头那个用石头砸人的是谁之外,全篇根本与悬疑不沾边。观影过程中,我很怕会出现反转的情况,于是细心去数好并记录主要的作案人员,本以为还有大佬藏在幕后,或者警察里有与其勾结的存在,但结果是令人失望的。如果想强调换了身份继续生活的罪犯,还不如用《隐藏的罪犯》要更直接。还有一些情节上的设定,感觉出现的也比较突兀,比如陈欣年说堂哥伪造文件和挪用公款,还接了太多工程,都是为了什么?故事里多次强调了陈信文的两个属性,首先是自尊心很强,比如经他父亲之口来介绍,以及特别安排了一场与饭店老板买单时打肿脸充胖子的戏,并通过后续陈欣年与其相同的行为,暗示他俩不论是心态还是行为上都已经完全同频了。另一个属性就是运筹帷幄,比如召集一批人干票大的,让团队内各司其职,同时自己也具备一定的反侦察能力。还有干掉强哥之后,盗取了他的身份方便日后进行正常生活。可是,这些设定都没立住。为了不让团伙供出自己,不应该尽量保证他们的安全吗?对运钞车上的痕迹,尤其是重要的轮胎,都没有进行冲洗处理吗?当初计划里抢银行的枪能追踪到明确来源,所以是不打算开的。为避免这些枪被查,还特意将两个之前抢过银行的亡命之徒也并入队,就是为了让他俩开枪,这样才揪不出银行的叛徒。这计划本身就有点荒谬,那种对抗怎么可能不开呢?光是两个人的枪,能摆平那么多真枪的对手吗?果然,银行的人还是开了枪,并且及时告诉了陈信文。可他啥也没做,光想着提前开庆功宴了。即便陈信文提前安排了跑路,可那也并非很隐蔽且很远的地方。就算自己逃走,也只是广东到云南,甚至没想过再走远点。这番所言所行,让陈信文父亲那句“他要走就走很远”的话,完全成为了无用之词。警察很轻松就顺藤摸瓜抓到了同伙,连那个帮他们逃走的中间人也没干掉。明晃晃留下一堆的线索给人家查。还有,也许是因为当时审查项目资金来源一点也不严格?那些抢银行的钱怎样名正言顺用于建设归龙大桥的项目?总感觉这个故事不能回想,越想越觉得里面很多地方有漏洞。另外,当时陈信文用假身份和老婆结婚,给爸爸打电话时只能保持沉默不出声,外加无奈地磕头。齐溪饰演的杨芳当时在门外应该察觉到异样,并且专门给了一个镜头来提示观众。我本以为她对丈夫的“神秘”早已知情,只是多年来成为了彼此心照不宣的“秘密”罢了,甚至会在关键时刻成为陈信文对抗王守月的强力助手。没想到再出场时她竟然还是小白兔的状态,那此前专门的镜头就显得非常无用了。不过她保护家人的决定做得倒是相当现实,毕竟真能大义灭亲的人只是少少数。虽然有诸多不足之处,但《第八个嫌疑人》总体还是做到了及格水平以上,而且大部分人的演技也均在高水平线之上。如果可以在叙事节奏和情节张力上再下点功夫,其实就这个题材本身而言,应该有更大的提升空间才对。李子俊之前多数在大制作中以副导演的位置出现,5年前主导演的作品《狂兽》在豆瓣上的分数是4.9分,现在《第八个嫌疑人》则稳定在6.4分。期待他执导的第三部作品能继续稳定地进步。文/叶秋臣—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(@叶秋臣)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—抄袭必究—欢迎转发评论—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